沧溟之水

为情而生,为情长生。
杂食党|冷cp爱好者|恋与x你热恋中|

缎君衡中心 清净心(上)

中了主页的奖,就想着把很久以前挖的一个坑给刨出来,虽然写的不好,但是是一片真心。


注意⚠️:【是坑,ooc,雷,慎!】




一个如果,只是源自【我的】意难平。


00.

如果魂飞魄散不是终点呢?

01.

比流水更无情的是时间。

时间飞逝如白马过隙,曾经的玲珑族族长紫述儿也从天真懵懂的少女变成一个温柔体贴的少妇,她的身边也多了一个陪伴她的男子,他们还有了一个女儿,那灵动眉眼和当初的紫述儿如出一辙。她最喜欢缠着紫述儿讲以前的故事,那些故事里有波澜壮阔的战争,有悲壮的牺牲,也有动人的感情,有她对于未知、未来的一切向往。

紫述儿每每总是宠溺的看着自家女儿,然后摸摸女儿的头,给她讲上一段过去,只是眼神中却总藏有抹不去的淡淡忧伤,那些故事中对于她最重要的人终究也是再也不见了。

紫述儿并未把最后的结局讲完,既然是故事,她总把一切停留在了最美好的一刻。

好不容易和往常一样把自家女儿哄睡着了,她一个人独自走出卧房,立于漫天星斗之下,眺望远方,似乎又看到了那不存在的身影——恩公,缎某,你们知道吗,紫述儿十分想念你们。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紫述儿感觉肩上一暖,她回头,是她的爱人。男子温柔的看向她,紫述儿却只能报以微笑,她知道他的担忧,但是有些事情——尤其是那些深埋在她心内的往事,即便亲密如爱人,也并非能够全部开口。

——夜深了,外面风大,我们回去吧。

——好。

02.

春去秋来,从那一年起,每年的这个时候紫述儿是都会消失在族内。她会一个人去几个地方走走,带上对方喜爱的东西,自言自语絮叨絮叨。就好像那些人都还在,她只是走亲访友。

鬼阙的冥池前,紫述儿拿了酒,摆在面前。她不喝酒,却总将好酒带来,这里曾经有两个喜爱好酒的人。可现在她只能独自呆呆地站在这里,一个人自言自语。

她说了自己的近况,玲珑族内一切安好,女儿渐渐长大,开始换牙,自己搬了新家,从远及近,一样样的诉说琐碎小事,这里面有趣闻,有烦恼,有担忧。

看起来很完满,可她的身边终究少了两个对她影响深刻的人。

冥池里面一如即往地没有任何动静,紫述儿也不失望。刚开始的几年,紫述儿还总殷殷切切地盼望美人儿恩公能忽然从里面出来。后来时日长了,那种急不可耐的心情就淡去了,每年的到访倒像了另一种程度意义上的心心念念。

她又何尝不是执着呢?

等待一场演出盛大的落幕,等待一个不知道何时会回来的人。

好在她还有漫长的岁月,玲珑族的人向来有超越普通人的性命长度,她不介意等待,只要能够再见一面,一切都是值得。

紫述儿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之后,身后的冥池水面波动了几下,旋即又恢复了平静。

03.

中阴界在那之后正欣欣向荣。

没有了带来战争的源头红潮,没有了暴虐残忍的君王,一切都在走上正轨。时值春日,正是一年到头最好的季节,四处绿荫掩映,花香萦绕,行人都放缓步伐,欣赏这难得的美好景色。

紫述儿慢慢走到故人居所之处,昔日曾经作为囚牢的石屋也在时间的推移下变得更加破败,房前的大石头上的字迹还很清晰,正面写着逍遥居,反面写着绝境天牢,上面还有一个模糊的打叉。

当年的紫述儿对这一切并不了解,只是后来在多方打探之后才知道这处故居的真正位置。缎君衡总是把这一切苦难轻描淡写,就连平常的对谈中也从未泄漏太多过去。

紫述儿进入房内,屋子里大部分生活的痕迹都已经清空,她还记得当初美人儿恩公曾经把许多东西都偷偷带回鬼阙然后故作不经意地给缎某看,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这边却已经是一幅人去楼空的景象。

紫述儿带来了鸡腿放在桌子上,她一向记得缎某的喜好。又将房内灰尘清理一新,她还记得缎某当初的戏言,那句“你会端茶倒水,修理屋子做家务…”。她走到屋子背面,那里是一片花坛,只是没有花。缎某醉酒后说这是因为他给十九的种子根本种不出花。紫述儿想了想,仍旧浇了水,除了草。

一番工作下来,天色已晚。暮色四合,紫述儿沿着树林踏上回程。前方树林中传来两个小孩子笑闹玩耍的声音。

“独臂阿叔好厉害,这是他送我的剑,看招,嘿嘿哈哈!”

“哼哈!好棒啊,我也想要!”

“那这个先借给你用一下,只能用一下下!”

“好棒~”

“时间不早了,独臂阿叔应该要去浇花了,走了。”

“等等我啊!”

紫述儿在树后听到这些笑语,心下恻恻,她没想到黑色十九竟然在忘却所有一切之后,仍旧记得那一片不会开出花的花园。

一时间竟无声落泪。

当初缎某不让她找寻魅生的转世,不让她去告诉黑色十九那些被他遗忘的过去,她便听了。可就算轮回转世,时移势易,甚至将过去全部遗忘,仍忘不了那执着的心愿啊。

到了现在,又是谁的执念不肯改,做那徒劳之事。

04.

玲珑族来了一位客人。

那天紫述儿刚回族内,便看到长老朝自己这边急忙忙飞来,满头大汗。

“紫述儿你可算回来了,今天了不得,族里来了一名恶客,指名道姓的要见你,快随我来吧。”

紫述儿心中一动,她的朋友虽多,却少有可以称得上恶客的存在,但若是,若是那个人的话——她不禁加快了脚步,跟上长老。

玲珑族的居住地十分符合他们身为花妖的身份,大片大片的花海让人置身其中,四季都有不同的红的黄的蓝的花朵绽放,美丽恣意,缤纷绚烂。

五彩斑斓的花朵层层叠叠,正午的阳光有一些刺眼,逆光处站着一个熟悉身影,紫述儿看不清对方的脸,却已经知道那个人正是,正是——

几乎是一路飞奔地来到这人身边,眼前却是什么也看不清了,泪水肆意流淌,一滴又一滴仿佛淌尽了这半生的悲伤与无奈,也淌尽了故人多年以后重逢的喜悦和激动的心绪,她几乎有一刻间说不出任何话来。那人也静静看着她,难得没有嫌弃打断她这时的失态和放纵情绪。

“紫述儿十分想念你,恩公…”几乎是哽咽着说完这句话,紫述儿已经泣不成声。

那人的面孔在阳光下仍旧透露出玉质一般的无瑕,时光对他始终偏爱。黑色长发被微风吹起,一双眼睛仍旧锐利如初,只是眼底到底还是隐藏了许多感情流动。

“你与以往不同了。”魔皇质辛犹豫了一下,还是拍了拍紫述儿的头,就像曾经一样。

紫述儿好容易止住了眼泪,却被这穿越岁月而来的熟悉温柔又弄的想哭。她到底还是忍住了。

“紫述儿有很多很多话想说…”紫述儿说不下去,她想到了恩公的亲人都已经,已经全部都不在了,斯人已逝,只留无情的时光在两人面前,一时间竟然相对无言。

过了好一会,紫述儿才平静下来,说道:“恩公,你沉睡了这么多年,肯定不知道,我有了爱人还有女儿,等下我带他们过来,可好…”

“不必了,吾都清楚,只是顺路过来看看而已。”质辛面上淡淡,一如当年,连关心都说的如此别扭。

紫述儿看着质辛转身要走的背影,她咬了下唇,还是说了:“恩公,你要去哪里?你知道,你知道缎某他——”

那背影顿了顿,打断这未尽之语,“无论如何,吾会将他找回,黄泉碧落,上天入地。”

紫述儿看着质辛走远,那背影在阳光下几分寥落,几分坚定,就像那人的决心,一旦下定就百转而不回。

05.

复活一个人需要准备什么?

当年的缎君衡准备日久,筹谋多少,耗费多少心力,只有在自己也同样踏上这个旅程之后,才可堪冰山一角。

可执着又怎生轻易放下,此生本非出自祝福,然有一人将他拉回,传他血脉,为他复生,为他续命,当那诀别如此快地来临时,他心中也是希望那人能活下去,可世事无常,百年之后,从沉睡中醒来,却要面对这个没有任何意义的世界,于他何忍?

在转身之后,质辛下定决心要将那人带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世事轮回,何尝不是一种宿命。

死而复生在苦境并非没有可以寻找的法子,质辛最开始找到了那迦,那迦一听魔皇来意就摇头。

非是吾不愿,而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魂魄消散、不入轮回之人,复生只是无稽之谈。那迦是这样回答的。你何苦,何苦啊。

质辛说,他对吾有再生之恩,吾不能容忍自己的不作为。

唉,执着也是苦。倘若缎君衡在世,他又如何愿意你这样做,当真痴儿。那迦摇头叹气。

不必再劝,吾意已决。

罢了罢了,如这世界还有一人能对此有所研究,吾建议你可去无涯之涯,找寻缎君衡的好友,三昧长老。他那边或许有你要的线索,但更有可能的是完全没有。

多谢。质辛道一声谢,转身离开了。

真是人世百载转头过,连魔皇也改变了许多,时间能改变太多太多东西,唯有心头一点执念明灭不变。

那迦摇头叹息,也或许只有拥有这样执念之人才能成就一番事业吧。但愿魔皇质辛此去一切顺遂。那迦吹灭了最后烛光。

06.

无涯之涯近来无甚大事发生,平静地犹如一面镜子。

三昧是在日常处理无涯之涯的杂事,他总是不紧不慢地样子,岁月流逝,在他身上也很难看出区别。

无涯之涯有不同的气息出现,应是有外人进入无涯之涯,三昧不动声色地起身来到外面,果然是有一个不速之客在面前。

“没想到今日有客人拜访,失礼了。”

“是吾冒昧前来。”质辛说,“吾想开门见山,吾来只为一事,救缎君衡。”

三昧有些吃惊,但又很快接受了这个结局,他比所有人都明白缎君衡是经历了裂魂铸身之后,一切才会变得无可挽回。

“你…吾也无权劝你。只是一句,当初裂魂铸身之后缎君衡便是魂随身灭,听你说来,他的魂魄早就消散天地,你便是如何也不可能让他复生的。”

这个答案,和那迦劝他的一模一样。不是没有想过,那最后一眼就成了永诀。质辛不知自己是否又一次失望,他问:“没有其他方法?不管什么代价都可以!”

三昧一时闻得故友死讯,一时又被面前之人的不惜代价而震动。“这又何必!他只希望你好好活着。”

“吾知他用心良苦。但身为人子,又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用自己最后一点灵力救自己!他失去吾不能独活,难道吾便可以?!”质辛说到激动处,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他侧过脸不让人看到。

“你…!”三昧捕捉到了他的话语里的某一点,“缎君衡把他的一身灵力传你,也许一切还能挽回。”

“也许是天意如此,他用自己灵力救你,为他留下一线生机。”

“只是,魂魄消散要重新凝聚不仅需要你身上他传给你的灵力,更甚者它需要数名生人之命魂,且必须是自愿献出。”

“即便如此,也存在诸多风险,一个不留神,非但没有救回想救之人,甚至把自己也搭进去。更何况逆天而为,当有天罚。如此严苛的条件,你可要想好了。”

“你若想好,带回生魂,吾可以答允你,为你布阵。如此也算全了吾与好友之情。”

“选择在你,当得慎重。切切。”

质辛在回程上想着三昧长老的话,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线索,一线生机,呵,如果是他、只是他,就是逆天行事,也要从天道之下抢夺这一线生机。

可如果这一切还要搭上其他的人呢?那些他在意的人……

如果这只是他自己的执着,那连累到那些已经得到平静的生活的人,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

07.

回到修罗鬼阙的时候,有人已经在等他。

紫述儿正无聊的摆弄着桌上的装饰品,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听得动静她欢喜地飞到质辛身边,“恩公,你回来了。你是去了哪里,紫述儿等你好久。”

质辛避而不谈,反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紫述儿上下飞舞了一圈,绕着质辛说:“恩公,那天你走之后,我想了很久。你一个人去找寻缎某的复活契机,紫述儿无法放心。幸好孩子有夫君照顾,紫述儿没有后顾之忧,便陪伴在恩公身边。这样紫述儿也能帮上一点忙。”

“那你的族人朋友就不顾了?”

“可那些人都不是一个人呀。我只是担心恩公会太过逼迫自己。”

质辛一时间沉默,顿了好一会才说:“吾去见了三昧长老,缎君衡的朋友。”

“缎某的朋友!他可有说什么?”紫述儿急切地问。

质辛没有正面回答紫述儿,他说,有所求必有所付出,区别不过是代价是否肯付,是否值得。

紫述儿不懂,只是着急,“那这倒是有法可解吗?”

答案自然是有的。

只是,这样……质辛脑中闪过无数念头,有以前小时候和十九的比试,有魅生和缎君衡的呛声,有缎君衡无聊的冷笑话,有自己离家出走建功立业,有救下紫述儿,在修罗鬼阙三人的美好时光……

一番豪赌,终究是落子无悔。缎君衡最喜欢他这个幼子,为的不是别的,只是因为所有孩子中质辛的性格最像自己。一样的胸有沟壑,一样的雄才大略,还有一样的豪赌输赢。

“三昧长老告诉了吾一个解法。”质辛缓缓说道。

“美人儿恩公,是什么解法?”紫述儿焦急的问。

“那便是以命换命,紫述儿你可愿意?”质辛吐出最不可置信的言语。

紫述儿愣了一瞬,但旋即,她郑重一拜,“紫述儿明白了,恩公不必为难,我这条命都是恩公救的,既然如此,紫述儿自愿献命,只愿,只愿恩公能可看在紫述儿的份上照顾孩子和族人……”说到后面紫述儿已经泣不成声,哽咽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溅落在质辛的手上。

质辛看着眼前的紫述儿,竟然笑了,这是从他重生以来第一次笑,紫述儿没弄懂情况,眼下一人哭一人笑,可谓诡异。

质辛弹弹紫述儿的额头,“你这个丫头,在想什么呢?吾只是需要你的命魂,又不是要你去死,这番生离死别的话也出来了。不过,你倒是让吾明白了很多事。”

“什,什么?”紫述儿眼睫上还挂着泪珠,她的表情一时间错愕。她反应过来,“恩公你竟然骗我!”

“吾没有,是你太笨了。”质辛转过头去,“不说这了,吾该去探望吾之兄弟,黑色十九。”

“诶?恩公怎么突然说起这个?”紫述儿又被转移了话题。

“要复活缎君衡你当如此简单?吾需要起码四个熟悉缎君衡之人的命魂。”质辛回答。

“原来如此!那我也要恩公和缎某尽力!”

“你要如何尽力?”

紫述儿笑了,她擦干了眼泪,这样一笑倒像雨过天晴,“我可以去求长老找寻魅生的下落。这样,就多了一种选择。”

“那好,你去吧。”质辛挥了挥手,紫述儿就欢快地飞了出去,质辛望着远去的小小身影,“说她变了,其实还是没变。”

不过也好,质辛想,他和缎君衡太像了,连替人着想的自负都一模一样。紫述儿的言行反而倒是让他拨云见日,就像他不希望牵连重要之人,那些人也不希望自己蒙在鼓里,什么也做不到吧……

08.

紫述儿的办事效率很高。

说是要找魅生,不过三五天就找到了下落。她兴冲冲地给修罗鬼阙寄了一封信,自己就去了。

质辛看了信,才知道当初魅生转世,第一世成了普通人家的女儿,平安长大,嫁人生子,可说的上完满,第二世,生在显赫人家,却是因为母亲出身贫寒,吃尽苦头,一生郁郁,不过短短十几年就殒命,现在是魅生的第三世。

第三世与前两次都不同,父母早亡,魅生却有天生武力,拜了师父,如今在一个小门派中当管事。因此,紫述儿就去门派上拜访了。

质辛看完摇摇头,收拾一番就启程去了中阴界。

中阴界在他看来还是老样子,不好不坏,只是逍遥居的破败却让他一时伤怀了。

质辛还清晰地记得当初他把逍遥居里收藏的那些小孩子的玩具一样样带给缎君衡看的时候,缎君衡脸上流露出的怀念和悲伤。

曾经的一切太过美好,才会衬托出现实的冰冷可怖,竟是如此无情。

质辛走过房子后面,来到花园,却没想到那里已经站着一个人了。

那人正在浇花,神情认真专注,虽然只有一只手臂,却不影响他的动作灵活,眼睛上还蒙着一条发带,熟悉的身影正是熟悉的兄弟,黑色十九。

黑色十九像是没有发现有人在注视自己,自顾自地浇花,只是花园里仍旧没有一朵花。

良久,等到太阳完全落山,黑色十九才像是想起这里还有一人,他不禁疑惑看去,眼前人丰神俊朗,是他从没见过的面容,却莫名感到熟悉。

“你是谁?为何出现在这里?”黑色十九问。

曾经如此熟悉的两人,如今却形同陌生人,世事无常,不可谓不讽刺。

“吾,名为质辛。”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些,出口之时却是言不由衷。

“质辛,这名字听起来十分熟悉。”黑色十九神色犹豫不定,他双眉紧簇,“我是不是认识你?抱歉,很久之前生了一场病,在那之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呵,你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质辛语带嘲讽。

“如果兄台知道,便请告知,如果不知,我想这个地方并不欢迎你。”黑色十九不喜来人语气,说话变得生硬起来,手上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白羽毛。

“这个故事很长。吾说完之后,你会后悔这样用武器指着吾。”质辛面不改色,眼神锐利。

“好,你说吧。”黑色十九犹豫一瞬,就干脆的收回白羽毛。

夜色中阴云隐蔽了月光,两人的影子在脚下渐渐拉长,再拉长,亲亲密密地贴在一起,就像很久以前一样,令人怀念。





一个如果,只是源自我的意难平。

非常的ooc,慎入慎入。

00.

如果魂飞魄散不是终点呢?

01.

比流水更无情的是时间。

时间飞逝如白马过隙,曾经的玲珑族族长紫述儿也从天真懵懂的少女变成一个温柔体贴的少妇,她的身边也多了一个陪伴她的男子,他们还有了一个女儿,那灵动眉眼和当初的紫述儿如出一辙。她最喜欢缠着紫述儿讲以前的故事,那些故事里有波澜壮阔的战争,有悲壮的牺牲,也有动人的感情,有她对于未知、未来的一切向往。

紫述儿每每总是宠溺的看着自家女儿,然后摸摸女儿的头,给她讲上一段过去,只是眼神中却总藏有抹不去的淡淡忧伤,那些故事中对于她最重要的人终究也是再也不见了。

紫述儿并未把最后的结局讲完,既然是故事,她总把一切停留在了最美好的一刻。

好不容易和往常一样把自家女儿哄睡着了,她一个人独自走出卧房,立于漫天星斗之下,眺望远方,似乎又看到了那不存在的身影——恩公,缎某,你们知道吗,紫述儿十分想念你们。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紫述儿感觉肩上一暖,她回头,是她的爱人。男子温柔的看向她,紫述儿却只能报以微笑,她知道他的担忧,但是有些事情——尤其是那些深埋在她心内的往事,即便亲密如爱人,也并非能够全部开口。

——夜深了,外面风大,我们回去吧。

——好。

02.

春去秋来,从那一年起,每年的这个时候紫述儿是都会消失在族内。她会一个人去几个地方走走,带上对方喜爱的东西,自言自语絮叨絮叨。就好像那些人都还在,她只是走亲访友。

鬼阙的冥池前,紫述儿拿了酒,摆在面前。她不喝酒,却总将好酒带来,这里曾经有两个喜爱好酒的人。可现在她只能独自呆呆地站在这里,一个人自言自语。

她说了自己的近况,玲珑族内一切安好,女儿渐渐长大,开始换牙,自己搬了新家,从远及近,一样样的诉说琐碎小事,这里面有趣闻,有烦恼,有担忧。

看起来很完满,可她的身边终究少了两个对她影响深刻的人。

冥池里面一如即往地没有任何动静,紫述儿也不失望。刚开始的几年,紫述儿还总殷殷切切地盼望美人儿恩公能忽然从里面出来。后来时日长了,那种急不可耐的心情就淡去了,每年的到访倒像了另一种程度意义上的心心念念。

她又何尝不是执着呢?

等待一场演出盛大的落幕,等待一个不知道何时会回来的人。

好在她还有漫长的岁月,玲珑族的人向来有超越普通人的性命长度,她不介意等待,只要能够再见一面,一切都是值得。

紫述儿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之后,身后的冥池水面波动了几下,旋即又恢复了平静。

03.

中阴界在那之后正欣欣向荣。

没有了带来战争的源头红潮,没有了暴虐残忍的君王,一切都在走上正轨。时值春日,正是一年到头最好的季节,四处绿荫掩映,花香萦绕,行人都放缓步伐,欣赏这难得的美好景色。

紫述儿慢慢走到故人居所之处,昔日曾经作为囚牢的石屋也在时间的推移下变得更加破败,房前的大石头上的字迹还很清晰,正面写着逍遥居,反面写着绝境天牢,上面还有一个模糊的打叉。

当年的紫述儿对这一切并不了解,只是后来在多方打探之后才知道这处故居的真正位置。缎君衡总是把这一切苦难轻描淡写,就连平常的对谈中也从未泄漏太多过去。

紫述儿进入房内,屋子里大部分生活的痕迹都已经清空,她还记得当初美人儿恩公曾经把许多东西都偷偷带回鬼阙然后故作不经意地给缎某看,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这边却已经是一幅人去楼空的景象。

紫述儿带来了鸡腿放在桌子上,她一向记得缎某的喜好。又将房内灰尘清理一新,她还记得缎某当初的戏言,那句“你会端茶倒水,修理屋子做家务…”。她走到屋子背面,那里是一片花坛,只是没有花。缎某醉酒后说这是因为他给十九的种子根本种不出花。紫述儿想了想,仍旧浇了水,除了草。

一番工作下来,天色已晚。暮色四合,紫述儿沿着树林踏上回程。前方树林中传来两个小孩子笑闹玩耍的声音。

“独臂阿叔好厉害,这是他送我的剑,看招,嘿嘿哈哈!”

“哼哈!好棒啊,我也想要!”

“那这个先借给你用一下,只能用一下下!”

“好棒~”

“时间不早了,独臂阿叔应该要去浇花了,走了。”

“等等我啊!”

紫述儿在树后听到这些笑语,心下恻恻,她没想到黑色十九竟然在忘却所有一切之后,仍旧记得那一片不会开出花的花园。

一时间竟无声落泪。

当初缎某不让她找寻魅生的转世,不让她去告诉黑色十九那些被他遗忘的过去,她便听了。可就算轮回转世,时移势易,甚至将过去全部遗忘,仍忘不了那执着的心愿啊。

到了现在,又是谁的执念不肯改,做那徒劳之事。

04.

玲珑族来了一位客人。

那天紫述儿刚回族内,便看到长老朝自己这边急忙忙飞来,满头大汗。

“紫述儿你可算回来了,今天了不得,族里来了一名恶客,指名道姓的要见你,快随我来吧。”

紫述儿心中一动,她的朋友虽多,却少有可以称得上恶客的存在,但若是,若是那个人的话——她不禁加快了脚步,跟上长老。

玲珑族的居住地十分符合他们身为花妖的身份,大片大片的花海让人置身其中,四季都有不同的红的黄的蓝的花朵绽放,美丽恣意,缤纷绚烂。

五彩斑斓的花朵层层叠叠,正午的阳光有一些刺眼,逆光处站着一个熟悉身影,紫述儿看不清对方的脸,却已经知道那个人正是,正是——

几乎是一路飞奔地来到这人身边,眼前却是什么也看不清了,泪水肆意流淌,一滴又一滴仿佛淌尽了这半生的悲伤与无奈,也淌尽了故人多年以后重逢的喜悦和激动的心绪,她几乎有一刻间说不出任何话来。那人也静静看着她,难得没有嫌弃打断她这时的失态和放纵情绪。

“紫述儿十分想念你,恩公…”几乎是哽咽着说完这句话,紫述儿已经泣不成声。

那人的面孔在阳光下仍旧透露出玉质一般的无瑕,时光对他始终偏爱。黑色长发被微风吹起,一双眼睛仍旧锐利如初,只是眼底到底还是隐藏了许多感情流动。

“你与以往不同了。”魔皇质辛犹豫了一下,还是拍了拍紫述儿的头,就像曾经一样。

紫述儿好容易止住了眼泪,却被这穿越岁月而来的熟悉温柔又弄的想哭。她到底还是忍住了。

“紫述儿有很多很多话想说…”紫述儿说不下去,她想到了恩公的亲人都已经,已经全部都不在了,斯人已逝,只留无情的时光在两人面前,一时间竟然相对无言。

过了好一会,紫述儿才平静下来,说道:“恩公,你沉睡了这么多年,肯定不知道,我有了爱人还有女儿,等下我带他们过来,可好…”

“不必了,吾都清楚,只是顺路过来看看而已。”质辛面上淡淡,一如当年,连关心都说的如此别扭。

紫述儿看着质辛转身要走的背影,她咬了下唇,还是说了:“恩公,你要去哪里?你知道,你知道缎某他——”

那背影顿了顿,打断这未尽之语,“无论如何,吾会将他找回,黄泉碧落,上天入地。”

紫述儿看着质辛走远,那背影在阳光下几分寥落,几分坚定,就像那人的决心,一旦下定就百转而不回。

05.

复活一个人需要准备什么?

当年的缎君衡准备日久,筹谋多少,耗费多少心力,只有在自己也同样踏上这个旅程之后,才可堪冰山一角。

可执着又怎生轻易放下,此生本非出自祝福,然有一人将他拉回,传他血脉,为他复生,为他续命,当那诀别如此快地来临时,他心中也是希望那人能活下去,可世事无常,百年之后,从沉睡中醒来,却要面对这个没有任何意义的世界,于他何忍?

在转身之后,质辛下定决心要将那人带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世事轮回,何尝不是一种宿命。

死而复生在苦境并非没有可以寻找的法子,质辛最开始找到了那迦,那迦一听魔皇来意就摇头。

非是吾不愿,而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魂魄消散、不入轮回之人,复生只是无稽之谈。那迦是这样回答的。你何苦,何苦啊。

质辛说,他对吾有再生之恩,吾不能容忍自己的不作为。

唉,执着也是苦。倘若缎君衡在世,他又如何愿意你这样做,当真痴儿。那迦摇头叹气。

不必再劝,吾意已决。

罢了罢了,如这世界还有一人能对此有所研究,吾建议你可去无涯之涯,找寻缎君衡的好友,三昧长老。他那边或许有你要的线索,但更有可能的是完全没有。

多谢。质辛道一声谢,转身离开了。

真是人世百载转头过,连魔皇也改变了许多,时间能改变太多太多东西,唯有心头一点执念明灭不变。

那迦摇头叹息,也或许只有拥有这样执念之人才能成就一番事业吧。但愿魔皇质辛此去一切顺遂。那迦吹灭了最后烛光。

06.

无涯之涯近来无甚大事发生,平静地犹如一面镜子。

三昧是在日常处理无涯之涯的杂事,他总是不紧不慢地样子,岁月流逝,在他身上也很难看出区别。

无涯之涯有不同的气息出现,应是有外人进入无涯之涯,三昧不动声色地起身来到外面,果然是有一个不速之客在面前。

“没想到今日有客人拜访,失礼了。”

“是吾冒昧前来。”质辛说,“吾想开门见山,吾来只为一事,救缎君衡。”

三昧有些吃惊,但又很快接受了这个结局,他比所有人都明白缎君衡是经历了裂魂铸身之后,一切才会变得无可挽回。

“你…吾也无权劝你。只是一句,当初裂魂铸身之后缎君衡便是魂随身灭,听你说来,他的魂魄早就消散天地,你便是如何也不可能让他复生的。”

这个答案,和那迦劝他的一模一样。不是没有想过,那最后一眼就成了永诀。质辛不知自己是否又一次失望,他问:“没有其他方法?不管什么代价都可以!”

三昧一时闻得故友死讯,一时又被面前之人的不惜代价而震动。“这又何必!他只希望你好好活着。”

“吾知他用心良苦。但身为人子,又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用自己最后一点灵力救自己!他失去吾不能独活,难道吾便可以?!”质辛说到激动处,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他侧过脸不让人看到。

“你…!”三昧捕捉到了他的话语里的某一点,“缎君衡把他的一身灵力传你,也许一切还能挽回。”

“也许是天意如此,他用自己灵力救你,为他留下一线生机。”

“只是,魂魄消散要重新凝聚不仅需要你身上他传给你的灵力,更甚者它需要数名生人之命魂,且必须是自愿献出。”

“即便如此,也存在诸多风险,一个不留神,非但没有救回想救之人,甚至把自己也搭进去。更何况逆天而为,当有天罚。如此严苛的条件,你可要想好了。”

“你若想好,带回生魂,吾可以答允你,为你布阵。如此也算全了吾与好友之情。”

“选择在你,当得慎重。切切。”

质辛在回程上想着三昧长老的话,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线索,一线生机,呵,如果是他、只是他,就是逆天行事,也要从天道之下抢夺这一线生机。

可如果这一切还要搭上其他的人呢?那些他在意的人……

如果这只是他自己的执着,那连累到那些已经得到平静的生活的人,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

07.

回到修罗鬼阙的时候,有人已经在等他。

紫述儿正无聊的摆弄着桌上的装饰品,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听得动静她欢喜地飞到质辛身边,“恩公,你回来了。你是去了哪里,紫述儿等你好久。”

质辛避而不谈,反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紫述儿上下飞舞了一圈,绕着质辛说:“恩公,那天你走之后,我想了很久。你一个人去找寻缎某的复活契机,紫述儿无法放心。幸好孩子有夫君照顾,紫述儿没有后顾之忧,便陪伴在恩公身边。这样紫述儿也能帮上一点忙。”

“那你的族人朋友就不顾了?”

“可那些人都不是一个人呀。我只是担心恩公会太过逼迫自己。”

质辛一时间沉默,顿了好一会才说:“吾去见了三昧长老,缎君衡的朋友。”

“缎某的朋友!他可有说什么?”紫述儿急切地问。

质辛没有正面回答紫述儿,他说,有所求必有所付出,区别不过是代价是否肯付,是否值得。

紫述儿不懂,只是着急,“那这倒是有法可解吗?”

答案自然是有的。

只是,这样……质辛脑中闪过无数念头,有以前小时候和十九的比试,有魅生和缎君衡的呛声,有缎君衡无聊的冷笑话,有自己离家出走建功立业,有救下紫述儿,在修罗鬼阙三人的美好时光……

一番豪赌,终究是落子无悔。缎君衡最喜欢他这个幼子,为的不是别的,只是因为所有孩子中质辛的性格最像自己。一样的胸有沟壑,一样的雄才大略,还有一样的豪赌输赢。

“三昧长老告诉了吾一个解法。”质辛缓缓说道。

“美人儿恩公,是什么解法?”紫述儿焦急的问。

“那便是以命换命,紫述儿你可愿意?”质辛吐出最不可置信的言语。

紫述儿愣了一瞬,但旋即,她郑重一拜,“紫述儿明白了,恩公不必为难,我这条命都是恩公救的,既然如此,紫述儿自愿献命,只愿,只愿恩公能可看在紫述儿的份上照顾孩子和族人……”说到后面紫述儿已经泣不成声,哽咽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溅落在质辛的手上。

质辛看着眼前的紫述儿,竟然笑了,这是从他重生以来第一次笑,紫述儿没弄懂情况,眼下一人哭一人笑,可谓诡异。

质辛弹弹紫述儿的额头,“你这个丫头,在想什么呢?吾只是需要你的命魂,又不是要你去死,这番生离死别的话也出来了。不过,你倒是让吾明白了很多事。”

“什,什么?”紫述儿眼睫上还挂着泪珠,她的表情一时间错愕。她反应过来,“恩公你竟然骗我!”

“吾没有,是你太笨了。”质辛转过头去,“不说这了,吾该去探望吾之兄弟,黑色十九。”

“诶?恩公怎么突然说起这个?”紫述儿又被转移了话题。

“要复活缎君衡你当如此简单?吾需要起码四个熟悉缎君衡之人的命魂。”质辛回答。

“原来如此!那我也要恩公和缎某尽力!”

“你要如何尽力?”

紫述儿笑了,她擦干了眼泪,这样一笑倒像雨过天晴,“我可以去求长老找寻魅生的下落。这样,就多了一种选择。”

“那好,你去吧。”质辛挥了挥手,紫述儿就欢快地飞了出去,质辛望着远去的小小身影,“说她变了,其实还是没变。”

不过也好,质辛想,他和缎君衡太像了,连替人着想的自负都一模一样。紫述儿的言行反而倒是让他拨云见日,就像他不希望牵连重要之人,那些人也不希望自己蒙在鼓里,什么也做不到吧……

08.

紫述儿的办事效率很高。

说是要找魅生,不过三五天就找到了下落。她兴冲冲地给修罗鬼阙寄了一封信,自己就去了。

质辛看了信,才知道当初魅生转世,第一世成了普通人家的女儿,平安长大,嫁人生子,可说的上完满,第二世,生在显赫人家,却是因为母亲出身贫寒,吃尽苦头,一生郁郁,不过短短十几年就殒命,现在是魅生的第三世。

第三世与前两次都不同,父母早亡,魅生却有天生武力,拜了师父,如今在一个小门派中当管事。因此,紫述儿就去门派上拜访了。

质辛看完摇摇头,收拾一番就启程去了中阴界。

中阴界在他看来还是老样子,不好不坏,只是逍遥居的破败却让他一时伤怀了。

质辛还清晰地记得当初他把逍遥居里收藏的那些小孩子的玩具一样样带给缎君衡看的时候,缎君衡脸上流露出的怀念和悲伤。

曾经的一切太过美好,才会衬托出现实的冰冷可怖,竟是如此无情。

质辛走过房子后面,来到花园,却没想到那里已经站着一个人了。

那人正在浇花,神情认真专注,虽然只有一只手臂,却不影响他的动作灵活,眼睛上还蒙着一条发带,熟悉的身影正是熟悉的兄弟,黑色十九。

黑色十九像是没有发现有人在注视自己,自顾自地浇花,只是花园里仍旧没有一朵花。

良久,等到太阳完全落山,黑色十九才像是想起这里还有一人,他不禁疑惑看去,眼前人丰神俊朗,是他从没见过的面容,却莫名感到熟悉。

“你是谁?为何出现在这里?”黑色十九问。

曾经如此熟悉的两人,如今却形同陌生人,世事无常,不可谓不讽刺。

“吾,名为质辛。”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些,出口之时却是言不由衷。

“质辛,这名字听起来十分熟悉。”黑色十九神色犹豫不定,他双眉紧簇,“我是不是认识你?抱歉,很久之前生了一场病,在那之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呵,你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质辛语带嘲讽。

“如果兄台知道,便请告知,如果不知,我想这个地方并不欢迎你。”黑色十九不喜来人语气,说话变得生硬起来,手上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白羽毛。

“这个故事很长。吾说完之后,你会后悔这样用武器指着吾。”质辛面不改色,眼神锐利。

“好,你说吧。”黑色十九犹豫一瞬,就干脆的收回白羽毛。

夜色中阴云隐蔽了月光,两人的影子在脚下渐渐拉长,再拉长,亲亲密密地贴在一起,就像很久以前一样,令人怀念。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