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溟之水

为情而生,为情长生。
杂食党|冷cp爱好者|恋与x你热恋中|

钗素 放灯

#ooc,雷,慎入。

为了还在身边的人,以及已经逝去的人。

又到了每年苦境最热闹的时节,琉璃仙境的四周也难得显得热闹起来——而且不是每个人来去匆匆的热闹——屈世途带着素还真的两个小徒弟还有叶小钗的徒弟忙里忙外,红色的中国结、红色的窗花、红色的对联和红色的灯笼,构成一个红色的世界,将整个琉璃仙境的气氛都完全变了一个样。

偷得浮生半日闲。难得。

苦境的boss从来不会看时间出现,大多数人在过年的团聚时刻,很可能我们的素贤人还在外面为了苦境和平奔波不停,又或者短短的回到琉璃仙境获取情报,和众人商议计划。总之,难得的,今年的花灯节素还真能可短暂的在琉璃仙境休息。所以,虽然素还真真诚的向屈世途表达了自己可以帮忙烧饭的意愿,但屈大管家还是赶忙拒绝了他。

原话可能是我还不想元宵节饿肚子,所以还是免麻烦你了。

耶,好友你真是误会劣者了。清香白莲是这么笑着回答的。

最后还是叶小钗默默的接下了厨房的工作,屈世途把外面张贴工作最后几样交代给了几名徒弟,便去了厨房和叶小钗一起整理食材。

和叶小钗的外表不符的是他的厨艺,早在久远以前就有给自家小孩做菜、给徒弟做饭团的历史,手艺也说得上一流。

叶小钗的刀法很好, 不仅仅是在战斗的时候。哪怕现在他手里拿着的是菜刀,刀下切开的是蔬菜,也不减刀狂剑痴半分风采,只见刀光一亮,整齐划一的蔬菜便落下,手起刀落间自有三分韵律。屈世途负责了元宵的制作,在和好的面团中掐入一点芝麻馅,制成小团子整齐的放在碟子上。

素还真站在门口凝神看了一会厨房内景象,屈世途却觉得被看得浑身怪怪的,便说素还真啊,你不如去看看门口来了哪些客人招待一下。素还真笑着应了。屈大管家这才暗暗松一口气,心想当个电灯泡真累。

今日来到琉璃仙境拜访的人其实不少,一页书来的时候尚早,还带了礼物发给徒弟们。青衣宫主却是直接带走了屈世途,两人找了地方安静说话。三先天是结伴来的,仍旧带着先天人的幽默。秦假仙来的时候更是闹热,带着业途灵讲起了双口相声。谈无欲来的时候还是在门口就和素还真拌上了嘴,谁也没去管他俩。最后,连久不出门的花非花、悟剑声、素续缘都来了。

再圆满也不过如此了。

晚饭后,酒过三巡,月上中天,众人才一个个饕足离去,素还真送了又送,叶小钗就安静站在他身边陪着。直到众人都离去,琉璃仙境才渐渐陷入夜色和灯火的安静氛围中去。

走吧,叶小钗,陪我去放花灯,好吗?清香白莲的神情隐没在灯火明灭中。

而叶小钗点点头,举步跟了上去。他总是这样沉默的,但他们之间本就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交流,多数时候,默契才是他们沟通的手段。

那是琉璃仙境背面的一条河流,水流顺山壁而下,流向山谷,最后会流动到不知名的远方。

素还真从衣袖间拿出盏盏花灯,都是莲花的形状,看起来很有些手工痕迹的粗糙,但应该都是一片真心。他在纸片上写上一个个熟悉名字,慕少艾,枫岫主人...纸片放入花灯,再点燃灯芯,顺水推入河流。河面上一时间一片盈盈光华,明灭闪烁。花灯数量太多,叶小钗便帮着他一起放,直到花灯都入了水,直到早先放的花灯已是举目难及。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那些纸片上的名字大多应该是闪着光芒的,那些人有些是朋友,有些或许一开始不是,但后来也是了。或许苦境人很快就会忘记在战乱动荡中他们是怎样保护自己的,但是至少现在、此刻,有人仍记得他们,记得他们为了苦境的付出。又或者这些花灯会被人捡了去。

于是苦心总有人知。这是好事。素还真这样说。

叶小钗便拍拍他的肩膀,又指指自己。

我明白,我明白。素还真的眸色转暖,似有笑意流转。你一直都在。他轻叹一口气,转瞬露出了一个真正的笑容,这样真好。

他没有说出口的那句是,有你在,真好。

THE END

因为之前参加三十还真的活动鸡血了一下,码了一点文字,赶紧放到这里,感觉这个博客快要长灰了QAQ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