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溟之水

为情而生,为情长生。
杂食党|冷cp爱好者|恋与x你热恋中|

意绮 石中花

#雷,ooc,慎入

0.

你有见过石头开花吗?

1.

意琦行退隐之后的生活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日日练剑勤缀不休,而是颇有生活意趣的莳花弄草。

指月瀑布不似剑宿以往居所那般高处不胜寒,反而四季如春,又有活水淌过,芳草鲜美。

然而这也不意味着剑宿的养花生涯一帆风顺。

先时,将从集市带来的牡丹种子都种入泥土,意琦行悉心照顾一番,翌日早晨日头正好,花草成画,剑宿难得有赏花之情,却不料一只雪白色皮毛的狐狸窜出,便在他眼皮底下从从容容地踏入花丛,爪子踏在花瓣上,不过短短片刻,整齐的花圃就变成哀怨的尸骸。偏偏小狐狸对此一无所知。

意琦行伸手,按照剑宿原本性子,被人如此践踏心血大约是要发怒,一拂尘甩上去——堪堪气劲划出,便又生生收回,不知为何,他竟有些不忍伤害这只白色狐狸。

白狐似乎明白为什么面前忽然有一阵风吹过,它抬起头,望着眼前的人,黑色大眼睛在阳光下显得有些透明琉璃,看起来无辜又可爱。

罢了,一只狐狸懂什么。意琦行想,转身便走。

午后,指月瀑布的气候忽变,乌云遮去了太阳,剑宿从屋内望向天际,一片阴沉沉的暗。看了片刻,雨便哗啦啦的落下来,漫无边际。

意琦行撑了伞,缓步走在花圃边沿,却果不其然在两朵开的鲜艳的牡丹底下看到了那只小白狐狸,雨太大了,狐狸的毛发全部都湿透了,蔫蔫的塌在身上,看上去就好像小了一圈。

意琦行便将伞斜斜的移过去,白狐这才从地上站起身,不知道是冷还是怕,一直在抖,不时发出哀哀叫声。真正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任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要动摇。

剑宿闭了眼,再睁开时仿佛心中下了某种决定,倒像是慷慨就义似得,转过身背对着狐狸道:“上来。”也不管白狐听不听得懂。

白狐倒也通人性,好像是听懂,就一跃而起,爪子上还带着新鲜的泥土,就跳上了意琦行的肩头,找了个舒适位置,就躺下了。

到了屋内,剑宿再看肩上的白狐已经安逸的睡去,这让他想起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个时候那人也是这样对他毫不设防的。

等小狐狸醒来的时候,它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讨厌的潮湿感,身下的白衣柔软,让它忍不住蹭来蹭去。

剑宿沐浴完,回到屋内就看到小狐狸在自己衣物上面滚来滚去,这让剑宿的表情有点纠结——这是什么新品种的狐狸吗?看上去倒像一只猫科生物。

狐狸感受到屋子主人的注视,僵硬了一下,翻身起来,四只爪子紧紧抓着身下衣物,又放开,灵巧的身姿走到了剑宿手边,堪堪能用蓬松的尾巴不断扫过他的衣袖,有种讨好似的亲密。

意琦行就觉得十分有趣。

这狐狸的表现未免也太过通人性一点。而且让他不断回想到一个人。只是剑宿再清楚也不过,那个人早就不会回来了。他们已经有了各自的宿命,而那宿命中并没有对方的存在。

这样反复在同一天中想到过去的事情对剑宿来说并不多见。剑宿回过神来,小狐狸已经大着胆子跳到他宽大衣袖当中乱动,剑宿一伸手抓住了狐狸尾巴,把小狐狸倒着提起来了。

小狐狸一副被欺负的表情,挣扎了一会,在剑宿手里渐渐安静下来。

却不料,剑宿刚一松手,白狐已一种异常敏捷的速度从他手中逃之夭夭,从窗户上翻出,踏着月色与花香,转眼就不见了。

剑宿一脸的难以置信。

2.

小狐狸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剑宿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小狐狸带来的那两日欢悦活泼的气氛使得现在这平静中带了死水一般的寂寥,不起波澜。

一日,剑宿又下山采买物品。

集市上忽然人群一阵骚动,多出了许多吵吵嚷嚷的声音。剑宿远远看去,似乎是一个很大的笼子,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

他对这些凑热闹的事情从无太多兴致,买完物什便要离开。却刚好听见旁边人说:“快来看,这边居然有个稀有品种狐妖,纯血的。”

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