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溟之水

为情而生,为情长生。
杂食党|冷cp爱好者|恋与x你热恋中|

【周叶|全职】旧时歌

#古风,私设,ooc
#别后重逢,破镜重圆

如果世上真有命中注定,那你就是我唯一的命运。

1.谁家喜宴

江南这几日最大的新闻就是周家小公子的喜事。

附近邻里都在传,这喜宴可不得了。光是新妇那边的嫁妆就是十里绵延,从街头至巷尾。

而周家更是江南这一带鼎鼎大名的书香世家,钟鸣鼎食。而周家的这位小公子,便是周家的嫡系唯一的嫡子。

为着这次大婚,周家也是下了血本。

场地、设计请了名师策划,各处细节无不精心。

毕竟是唯一的嫡子,从小便被家中长辈捧在手心长大,更是早有慧名在外。

这场婚宴更是邀请了不少当地名流士绅,俨然一个上流社会的小型聚会。

叶修坐在茶馆里听着众人说着闲话,思绪却是飘的远了。

同在一座城,多年来却半点没有对方的消息。也不是没有想象过擦肩而过,对面不识,然而就连多少次午夜梦回,也从没有他的身影。

只是,极偶尔的时候,他在街边吃茶,抬头看到隔壁桌坐的人轮廓和那人相似,忍不住又一看再看,隔壁桌的人和对面的人热热闹闹地说着话,不经意间侧过脸来——却原来不是他。

心里闪过一阵失落,后来,渐渐也就习惯了。

隔了数日,叶修听到沐橙和老板娘似乎在吵架。

是不巧叶修刚出门,准备抽两口烟——一摸口袋烟盒已是空了,叶修悻悻的又走回茶馆,准备回自己房间拿点烟——路过老板娘的房间,门罕见的没有关上,苏沐橙和陈果正用远高于平常音量的声音说话。

叶修没有听墙角的爱好,只想快步走到自己房间,却不想还是有只言片语传入耳内。

“...我早说了,那姓周的不是好人,生长在那样的家族,偏生你们都不信...事到如今,这消息可千万不要让叶修知道...”

“周泽楷是什么样的人,叶修只会比你我更清楚...如今他要结婚,既给了我请帖,若叶修问起,我自然要告知...若真一刀两断,也合该亲眼去看才好...”

“...哼,这个人薄情寡义,给你请帖也未必安了好心...说不准,又是一场闹剧...”

“那也不该将消息瞒了他...”

叶修听了会,扯了扯嘴角,忽然就觉得嘴里没了滋味。

叶修还是拉着沐橙参加了喜宴,不顾老板娘等人的反对。

他们到的稍微有些晚了,刚入座,却是一眼撞见他正携着身侧佳人一桌桌敬酒,脸色几分冷峻,几分温柔,残酷的边界在光线的分割下模糊不清。

这一瞬间,叶修才真正意识到,原来都过去这么久了。

久到连想起对方的脸都变得如此陌生。

是否当初太过年轻,说放弃太轻易,说等待太漫长。

直到多年后重逢,连寒暄都显得多余。

2.豆蔻枝头

让我们拨动时钟的指针,让时间倒退八年。

那一年,叶修二十。

那一年,周泽楷十六。

是真正的好时光,那时有大把时光可以抛,红了樱桃,绿芭蕉。

故事总该有个开头。

那年春日正浓,阳光洒落在层层叠叠的树叶之间,叶修如往常一般,正要翻过墙头,逆着太阳只见一位小公子俏生生的站在树下,手里持着一卷书册,似乎发现了身后注视的视线,忽地回头。

“诶呦,这是谁家的小公子,长得这么俊俏?”

周泽楷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个年轻的陌生人翻下墙来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

大概是有些人天生的气场就能相合。

短短数个时辰过后,叶修和周泽楷已经一人一杯明前茶,一左一右坐在房间内,侍女在身后为二人轻轻打着扇子。

到底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周泽楷不禁在心中深深的捂脸。

身边的人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管烟,惬意的吞云吐雾起来,修长手指托着纤细烟管,有种莫名的美感。还侧首问他,你要不要来一支,保管你逍遥似神仙。

周泽楷赶紧坚决摇头,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从来不碰烟酒之物。

叶修被拒绝了也不生气,只与周泽楷天南地北的一顿侃。他多年在外游历闯荡,又有过目不忘之能,聊起天来往往深入浅出,一路从大漠荒野到雪山孤峰,天文地理无不信手拈来。而周泽楷则刚好相反,因是大户人家子弟,从小便在家族中读书,博文强记,于理论方面亦能和叶修论上几句,虽然话少,仍有点睛之笔,而叶修所言的经历却是他所缺少,叶修讲所见风土人情款款道来,更添不少对外界生活向往。

眼见天色渐晚,侍女掌灯,说是夫人老爷来请公子去前厅用膳。周泽楷看了眼叶修,询问他的意见。

叶修笑了笑,便起身,说不便叨扰,这便告辞了。说话间,已是翻了窗户,再不见踪影。

3.檐下躲雨

再次相遇的时候也是巧合。

正是个大雨的日子。

江南的天气总是这样,春日的雨一下起来就缠缠绵绵没完没了,潮湿的空气仿佛吸满水的棉花,黏黏糊糊惹人生厌。

周泽楷从私塾返家,却是刚出门,雨就下了起来,周泽楷没办法,只好找了个路边茶馆躲雨。茶馆里已经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过路的行人,在此避雨。

周泽楷站在屋檐下,心里盘算着这场雨何时会停,却在吵吵嚷嚷中捕捉到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是叶修。

“...交出千里江山,不然今日无命。”

“是谁让你来的?”

“主人的名字你不配得知。”

“这么狂。那就——”

“嗯?”

一阵声响,混乱的人群如同开锅的沸水,掀飞的桌椅,配合着一句清晰可辨的声音:“杀人啦!”

顿时,一阵骚动,叮叮当当响起剧烈的兵器交接之声,金石交击过后便是令人牙酸的破空入肉之声,血液飞速从伤口处喷出,那人便骂了句:可恶,给我追。

又有几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黑衣人,缀在了叶修身后,叶修且战且退,手中兵器形容古怪,周泽楷正看地心中惊奇、感叹,不想远处叶修遥遥看向他这边,眼睛刷的一亮。

周泽楷顿时有了很不妙的感觉。

果不其然,叶修哟了一声,然后道:“小周,好久不见。”

下一句话,周泽楷听完就很想转身跑。

“有同伙,快,搜。”

黑衣人不再围攻叶修一个人,而是转向四周人群,四下搜索,会武功的已经跑的差不多了,剩下一些百姓都是不会武功的,兵器刚亮出来,便跪在地上求饶,黑衣人一一验过之后就挥刀把人摔出去,现场一片狼藉。

周泽楷正飞速思考自己该如何脱身,兵书上的战略飞速略过,看来只有——

“小周,楞什么,快来。”叶修不知何时已经掠到他身边,抓住他的胳膊一拉,“这边走。”

他们顺着后门离开茶馆,外面还下着雾茫茫的雨,叶修撑开他的兵器——是一把伞,他们穿过羊肠小道,七拐八拐的在雨里一路狂奔,大概是叶修给他输了真气,这一路下来倒也不觉得累,反而十分兴奋。

叶修走到死胡同的时候便收起兵器,一提气,拽着周泽楷一起上了房顶,追兵在茫茫雨雾中,看不到人影,只好四散开查找。

这才总算是可以停下歇会儿了。

叶修便领着周泽楷在这一片房顶的最高处坐了下来,又再次将伞撑开。

“如何?从这边望出去,远处的护城河,近一些的皇家园林都能看的见。”叶修又道,“可惜你运气不好,今天下雨,什么好风景都看不清了。”

周泽楷有些无语。深深地看他一眼,又极目远眺,在他视线所及范围,黑衣人都不见了,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周泽楷心中开始怀疑这人第一次翻墙进入他家是惯常做的事情。明明才第二次见面,但是每一次都与众不同地让人印象深刻。

“下次带你去个看风景的好地方。”叶修摸出烟杆,打开烟盒,将烟草放入,点燃,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嗯...”周泽楷有些干巴巴应了一声。正想着还是说不必了。这边还没酝酿好说词,叶修已经截断他的话。

“那就这么定了。”周泽楷心中还有些挣扎,从小的教育和被叶修勾勒出的内心渴望在心中摇摆,但是周泽楷已经眼睁睁看着天平往后者一点点倾斜了。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先送你回家吧。”叶修起身,拉着周泽楷走入雨幕中,二人身形渐渐隐去。

tbc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