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溟之水

苦境特产【苦糖】一枚不要钱。
cp吃的杂
主周叶
金光、霹雳、全职热恋中

温蝶 相思蛊(2)

这文貌似变成一个时间线的中篇了。希望写到最后,仍有小天使愿意看(๑´∀`๑)
#ooc,私设有
#cp温蝶

生日

凤蝶九岁时

许久不见的千雪孤鸣先上神蛊山来,说要来给小凤蝶过生日。

温皇听完也不说话,只是悠哉悠哉的摇摇扇子,旁边的小姑娘却表现出十分的兴致冲冲。

千雪说是过生日,其实就是陪着小凤蝶玩。他童心未泯,总能和凤蝶玩到一处。

“凤蝶,来。”千雪朝着凤蝶,伸出双手。

“义父!”小凤蝶眼神中全是期待的星光,却因为还在温皇面前,勉强维持着女孩的自矜,没有快步向前靠近。千雪便自行走近,又一把将小姑娘抱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让义父来看看,嗯,是又长大了,变沉了不少。”

小小的凤蝶在千雪怀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小孩子总是能在这样简单的游戏中找到自己的乐趣。温皇摇摇头,好友啊,你是几岁的人?

小凤蝶听见了,忍不住回嘴道:“主人,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伶牙俐齿,当面顶撞主人,这是我教你的吗?”温皇还十分配合的叹了口气。

“主人没教我,我便不能自己学了吗?”凤蝶说完,就去拽千雪的衣角,将自己躲在千雪身后。

“反了反了。这声主人倒应该是我叫你。”温皇也不生气,慢慢让自己舒适的躺在椅子上,又道,“罢了,你们若要玩,自行去吧。免得在这嗡嗡作响,影响我读书。”说完,温皇便靠在躺椅上,专心读起书来。

“免睬他,你主人他缺少童心,凤蝶,我们走。”千雪牵着凤蝶走了。

凤蝶已经九岁了,他九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呢?

以一人之力,覆灭了整个巫族。

果然,还是太纵容这只小蝴蝶了吧。

看着后山中,千雪和凤蝶二人正在追着一只蓝色蝴蝶四处乱跑,笑闹不停的情景。温皇手中动作,运使毒功,无数蓝蝶如雨雾四散,荧荧蓝光如梦似幻,山谷中如茵草地,映衬出一片瑰丽景色。

小凤蝶惊喜的看着无数蓝蝶飞舞蹁跹,伸手,一只蓝色蝴蝶足点凤蝶指尖,振翅欲飞,远处山谷中蓝色荧光带出道道轨迹,荧光闪烁如星如月,凤蝶一时间竟忘了呼吸,生怕惊扰这梦中仙境。

“好美...”这是主人送给凤蝶的,一场最美丽的梦境,也是她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

后来回想起来,也许是从那一刻开始,纯粹的美丽与感动,那些朦胧未名的心思...萌发了...

却忽听还未来得及离开山谷的千雪忽然怒喝:“黑心温仔,凤蝶她是百毒不侵,那我嘞?!这么大片的蓝蝶蛊,是要毒死我吗?!”

“哈!”温皇看完这一幕,将笑容藏在了羽扇摇曳之间,心满意足的走远了。

生病

凤蝶十二岁时

凤蝶因为身体不舒服已经多日未起身了。

温皇一开始以为小姑娘在耍小孩子脾气,也就由得她去。自顾自的斟茶,看书,一日日过去倒与以往并无不同。

只是时日稍长,温皇便觉不对。小姑娘不是这么娇滴滴的孩子,虽然经常没大没小的斗嘴,但是一向很有自己的主意,行事果断。

难道果真是生病了?

温皇这样想着,足下一转向,去了凤蝶的房间。

房间反锁着,毕竟是女孩子的闺房,温皇也不好硬闯。

站在门外敲了敲门,内中听见凤蝶闷闷的轻声应了一句主人,似乎真是生病了,语气中带有些许虚弱。

“凤蝶,吾有允准你偷懒这么多日子吗?”温皇说着,又走了两步,来到窗下。

“主人,我...”

“是在为自己的偷懒想说词,还是,有哪里不适?”

“没!我很好!”凤蝶反驳的很快。

“哦?”温皇只影影绰绰看见房内床上一坨被子动了动。心里猜测着会是何种病症。

“那便是不愿见我这个主人了。这真叫人伤心。”

“...”

屋内的凤蝶难得沉默着没有反驳,温皇皱眉,是真的不愿意见到我所以沉默?不愿见面...也无法得知她的身体状况...罢了,神蛊温皇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些事情?

温皇走远了,凤蝶的房间不知何时开了一道缝。

内中的人,不知何时下了床,偷偷看向门外走远的人影。

凤蝶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敲门的人就变成了义父。千雪昨日接到温皇传来的消息就马不停蹄的从皇宫赶来了。

“凤蝶,开门呐!是我。”千雪风风火火的敲门。“怎么生病了也不说一声?”

凤蝶刚用手中内劲开了门,千雪就大咧咧的闯入了。

“让义父看看。”说着千雪伸手就要去把脉。

凤蝶本身躺在床上,却躲开了千雪的手。小姑娘脸红红的,也不知是热还是什么。

“?怎样了?”千雪被躲开,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

“我没事。”凤蝶躲在被子里闷闷的说。

千雪闻到房内一丝血腥味,脑子里面忽然灵光一闪。

“难道是黑心温仔欺负你了?他打你?你受伤了?很严重?”千雪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手探上凤蝶额头,“还起烧了?!”

“靠北,黑心温仔你连这么小的小姑娘也下手这么重!”千雪已经认定了刚刚凤蝶的闪躲是为了温皇掩盖,这样一切就说的通了。“自己下的狠手,却叫我来医治?!”

“...不是。”凤蝶看千雪误会温皇,忍不住解释:“不是主人的问题。是我,我大概辜负了义父和主人的栽培...我,我快要死了...”说着眼泪顺着脸颊悄然滑落,凤蝶不住用手背擦拭,却是越擦越多。

“啊呸呸呸!小孩子家家,怎么就把那个字挂在嘴边。有你义父在,就算是阎王拽了你的一条腿,我也能救回来,知道吗?”千雪拿了手巾给凤蝶拭泪,拍拍她的头这么说道。

“...我不希望主人看到我现在的模样,一定很难看...”凤蝶声音低下去,尾音就有了些许缠绵悱恻的意味。

千雪不懂这些小女儿心思,便说那就快些让我治好你。

一诊脉,脉象却并无不妥。无非是虚寒入体,所致风寒发热体虚,完全不似练武之人会有的重症。

“凤蝶,你有哪里不适吗?”千雪东问西问凤蝶仍旧支支吾吾不肯说清楚。

最后好不容易,凤蝶掀了被子才发现床上点点落红,原来是小姑娘来初信,千雪感觉有点尴尬,真是一场乌龙!

总算,在千雪的解释安慰下,小姑娘明白了这不是重病,而是正常现象,抽抽噎噎的睡去了。

睡去前,还不忘嘱咐千雪:“这件事别告诉主人。”

千雪嘴上应了。

等凤蝶睡熟了,千雪才蹑手蹑脚的敲敲窗户,窗户从外面打开了。

“喂,你站那听了一天壁角可听够了?”千雪压低声音。

窗外的人影一身蓝衣,衣上却沾了无数白色细雪,凝露于肩,倒像是一座冰雕了。

“哈,足够了。”淡蓝人影转身离去,千雪却看到放在窗台上的一包东西。

“唉,一个两个,都这么不坦诚。 ”千雪收起窗台上的包裹,煎药去了。

tbc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