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溟之水

人肉造糖机
苦境特产【苦糖】一枚不要钱。
cp吃的杂
主周叶
金光、全职热恋中

温蝶 相思蛊(未完)

这cp十分难写,凤蝶对于温皇即是顺从,又是抗争,两人角力的过程才是最让我喜爱的。
#ooc,有私设
#各年龄段日常

你是无意穿堂风

却偏偏引山洪——题记

凤蝶5岁时

凤蝶第一次来到温皇的住处是与义父一起。

千雪牵着小姑娘的手,感受到身边人的不安。千雪揉揉小姑娘的头,别怕,温仔是义父朋友。把你交托给他,我才能稍稍安心。皇家有太多肮脏之事,不适合你一个女孩子家久呆。藏仔那也不适合,他是苗疆战神,需要处理的事物只会更多,思来想去还是温仔这最为合适。

诶呀,我听了这许久,原来我这神蛊峰原来只是最后的选择,真叫人伤心。

蓝色衣衫翩翩,羽扇随着修长的手缓缓摇动。

是个俊雅风流人。

交给你,我总是放心的。千雪这么说着,把身旁的小女孩推向温皇。

真是不负责任的义父,小姑娘、凤蝶,随我来。温皇竟也不推辞。

凤蝶张望了一下,她离开自己家人之后就变得十分懂得察言观色,义父千雪的表情中似有不舍也有着鼓励,温皇的神情却是完全捉摸不透。

小姑娘心性果决,没做多犹豫就朝着千雪微微福身行礼,几步小碎步蹬蹬快速跟上已经走在前方的温皇。

一前一后,一蓝一粉,步伐协调。

这情景,后来延续了二十多年。

温皇仍是温皇。

凤蝶却不再是当初的小孩。

凤蝶7岁时

温皇还在山头躺椅上坐着看书,以前神蛊峰只有他一人,他躺着看书,现在多了一个人,他还是躺着看书。

“主人,喝茶!”小凤蝶端来了茶水,是温皇教导的手艺。

“嗯~”温皇举起茶杯,却只是轻嗅,又慢慢把茶杯放回石桌上,“凤蝶,这茶难喝。”

“主人都没有喝过一口,如何知道这茶难喝?”

“唉,第一,你端茶上来杯中茶水翻滚不稳,可知你心急。第二,这茶中添了过多香料,为了掩盖蛊的气味,真是太刺鼻了。”温皇闲闲的摇晃羽扇,一语道出茶中问题。

“哼!”凤蝶冷哼,一撇头。

“下次记得不要将情绪泄露在外,也不要再用这么粗制滥造的手段。”说完温皇又开始看起手上未看完的书册。

小凤蝶想了想,气鼓鼓的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温皇放下手中一页未翻的书册,拿起了桌上已经冷掉的茶水,一口饮尽。

“真是可惜了,这么上好的迷魂蛊,却没用对地方。”温皇摇头,这点分量其实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之前不饮,不过是和凤蝶较劲而已。

总之,想摆脱这样端茶送水的日子,你还要加油啊。这样想着的温皇不禁露出愉悦的微笑,想必之后一定不会无聊了。

远处,小小的凤蝶连打了三个喷嚏。

她握紧拳头,下次,下次一定不会再被识破了。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