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溟之水

人肉造糖机
苦境特产【苦糖】一枚不要钱。
cp吃的杂
主周叶
金光、全职热恋中

【全职/周叶】梅子青时(章二)


章二 妄念之初

又是梦境。

叶修行走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四周没有一点光亮,奇异的是,这样的环境并不影响叶修的行动,仿佛他已经在这样的黑暗中生存了无数的日月。黑暗中,有神秘的声音低语着,诱惑着,为什么还不放弃...?只要...,你就可以获得永恒的宁静,以及解脱...

一瞬间的迟疑不定,似乎给了这个声音更多的底气,它用更加诱惑的语气和言辞蛊惑着眼前的这个人,停下来吧,可怜的人,你已经很累了...你走过的路,不过是这旅程中不值得一提的九牛一毛...停下来好好休息一下...

叶修感觉到了极度的疲惫,明明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在梦境之中,但是挥之不去的疲惫让他对自己的行动的判断产生了迟疑。是否真的应该听从劝告,休息一下再走,亦或者自己这样在黑暗之中的行走又是否真正有意义?

他放慢了步伐,即便是这样的疲惫也总有一股劲在驱使着叶修前进,那是叶修的意志力。

不可以停在这里,必须要向前走!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响起,似乎有些熟悉。

叶修猛的一震,咬着牙不再听从低沉声音的蛊惑,又开始加快速度向前走去。

不知道多久之后,叶修只觉得已经快要精疲力尽,只是靠着意志力的支撑,堪堪没有倒下。终于,眼前的一切有了变化,一阵强烈的白光夺取了叶修的视线,这是?!叶修赶紧闭上眼睛,免得在黑暗过后的强光之中使眼睛受伤。

在感受到光线减弱之后,叶修才再次睁开双眼。眼前的景色已然大不一样。

秋色印染在枫叶上,有风吹过,金黄色的树叶飘然而落,铺就一层厚厚地毯,远处的天空被晚霞晕染出一片旖旎色彩,云雾绕山而行,山顶处唯有一简陋石亭,亭内二人一前一后,一坐一立,一着红一着白。

跪坐之人漫不经心的抚琴,红色宽大袖袍随着他的动作舞动,所弹琴曲呜咽不成调,站立之人一身白衣斗笠,手持一片树叶放于唇边,静默而立,又似在吹奏,然而却无任何声音。

良久,琴声戛然而止。叶修没有听清红衣人是否有说过什么,却见白衣人半侧过身去,低声道:“梅子青时,吾等你回来。”

梅子青时,你便回来吧。

梅子青了又黄,多少枯荣春秋走过,人情冷暖尝遍,为何吾始终等不得你归来?

叶修忽然从梦中清醒,心中仍然似乎若有所失。他觉得有些难受,不知是身体上重伤初愈,还是最近这些梦境所致。明明在梦中,很清晰的记得一些场景,只是醒来之后却完全没有印象。

叶修本来对于这些除了荣耀女神之外的事情,从不会太过上心,但是自从穿越到这个异世界之后,叶修也开始留心一些不同寻常之事。毕竟,如果有可能,他还想回去那个他熟悉的世界,毕竟那里才是他的家,承载了他二十多年的记忆和感情。

叶修这厢正努力回忆这奇异的梦境内容,一边手上也没歇着,端了盘子,抹一把桌子,一边嘴里还很应景的回着客人的话题。

倒真是算得上三不误。

自从伤愈之后,已然过去了两个多月。叶修已经可以很熟练的应付“自己”以前的熟人,话语中不露出破绽。每天店小二的生活,也仿佛刻在了这具身体里面,叶修做起来完全没有丝毫生疏感。这实在是种很奇特的感觉。

叶修稍微走了会神,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喂,你这么正大光明的在我面前走神?”是有些生气的老板娘。

“哪有哪有,我这不是正在干活呢嘛。”叶修笑了笑,又开始做起事情来。“老板娘你去休息吧,这边有我就成。”

陈果一脸怀疑,“你成吗?”

“当然,放心吧,老板娘。”叶修说的笃定。

“啊欠~”陈果打了个哈欠,她确实有些累了,“那好吧,这边可就交给你了。”

说着陈果摆了摆手,就走了。

叶修看老板娘走了,便开始认真料理茶馆的事情。只是,忽然外面响起一声巨响。

也不知是谁在茶馆里喊了一句“杀人啦!”茶馆里的客人便忽的作鸟兽散,呼啦一下,人都跑了,大堂里面空空荡荡。

这时,一个人撩开帘子,走入茶馆。

人影还未看清,声先至。

“叶修叶修叶修,出来出来出来。听说你最近受伤了,是真的有这回事吗?老叶,你怎么受得伤,快说来听听,到底是哪个高手高高手能伤的了你?快告诉我他的名字,我要去挑战挑战挑战。”

叶修慢吞吞的从半人高的账簿里面走出来,这一大段话语速如此快还有这种熟稔的语气,叶修心想不会又是和我认识的那个一样吧。

“吵什么。算账呢,有事说事。”叶修淡定道。

“老叶,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之前说好要和我好好打一场的,却又偷偷躲到这个小茶馆里面,害我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啧啧,堂堂一界之主却待在这么寒酸的地方,说出去谁会相信。”来人一身蓝衫,右手持剑,啧啧有声,却又自来熟的不让人讨厌,是叶修记忆中黄少天的模样。

“你今日来就为了要和我打一架?那你来迟了。”叶修淡定的又在平地放雷。他没有给面前之人继续说话的机会,转而对着斜对面的方向道:“角落里的那位朋友,出来吧。”话音刚落,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脱出。

那张脸居然和叶修面前之人一模一样!​​​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