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溟之水

人肉造糖机
苦境特产【苦糖】一枚不要钱。
cp吃的杂
主周叶
金光、全职热恋中

【全职/周叶】梅子青时(章一)

第一次写文,求轻拍。希望多多交流啦。
cp只有周叶,小周出场晚。
应该是个脑洞很大,后面全是神转折【重点】的古风玄幻的故事。
————————————分割线———————————

        很久很久以前,宇宙自洪荒中诞生,原本荒凉的时间一时间有了无数生物,他们争夺着这片广阔的土地,纷争不休。直到,有一位伟大的神祇带领人之一族,一一击溃所有其他种族,创造无上的光荣。自此,人族长久的统治着这片土地。

章一 朔日之月
落叶飞花,秋去春来。是否景色依旧?故人一别经年,是否安好?吾要做一件事,你若知晓必不会同意,所以吾便先做了,再与你知晓,望安勿念。

一个身着月白色长衫的人手持一封信,他一字一顿地念完之后,随手一扬,信纸便四分五裂,碎片飘飘随风而去,黑色长发在风中拂动,似有无限寂寥,幻化成风,萦绕身侧,久久不去。

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叶修忽然从睡梦中醒来。

之前通宵打荣耀,熬夜太久便合衣睡了,却不料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具体情形叶修醒来后便也记不清了,故事里面的人仿佛穿着古色古香的衣服,言辞之间也颇为怪异,真是奇怪,叶修只在脑海里粗略过了一遍,便不再去想了。

毕竟这只是一个梦,不是吗?

和往常一样的打开荣耀登录界面,退役之后,叶修也开始了他的网游生活,给工会贡献各色稀有材料。和以前的老对手们在网游里面互相抢boss,推副本,放垃圾话,叶修的脸T退役生活也是过得多姿多彩。

当然这一天注定要和往常的每一天不同,兴欣停电了。上一秒还在游戏里面厮杀的你死我活,互相放垃圾话,下一秒叶修眼前就一片漆黑,外面有人在说停电了。叶修这箱站起来正准备去开备用电源,结果忽然之间一阵天旋地转,倒下了。倒下之前,叶修忍不住心里骂了一句,低血糖真是伤不起!

叶修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一阵剧痛袭上心口,那是真正的痛苦难言,别说叶修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受过的痛最多也就是肚子疼这种程度,然而这股痛觉却超过了叶修之前几十年加起来能想象到的极限,几乎是醒来的一瞬间,聚合的精神便开始恍惚飘散,浑身冷汗直流。恍惚间,叶修的手指似乎碰到了一个硬物。

是个铃铛。

一阵轻响。

不多时,有人推开了门,光线透入这间昏暗小屋,来人似乎察觉到叶修的苏醒,瞬间位移到叶修身侧,执了叶修的手腕,一股暖融融的气息被纳入体内,缓解了叶修大部分的痛感。叶修这才有气力,睁开双眼,入眼的竟然是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庞。

叶修一时之间不禁脱口而出“老板娘,你怎么也来了?”

“叶修,你醒的倒快,还记得我这个老板娘,你之前那副残样,是要把谁吓死不成?!”黑色人影,也就是老板娘陈果,和叶修记忆中几乎完全没有差别,不管是脸还是风风火火的性格。

但叶修也很快从老板娘的只言片语和身上的奇异着装发现,眼前之人并不是他认识多年的网吧老板娘。

叶修心里也不知是失落还是什么别的滋味,本来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叶修都要以为老板娘和他一起穿越到这个陌生的所在,但是结果其实只有他一人。

这感觉真是糟透了。

身上的伤口仍旧昭显着他现在的虚弱,陈果很快就发现他脸上掩饰不住的苍白与疲惫,想了想,又探手在叶修手腕上输送真气,“诶,你可别嫌我多事,我这小小茶馆还等着你好起来之后,给我当小二呢。”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看到叶修半合上眼,没有之前的抗拒神情之后,心里还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陈果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人的生死如此在意,她从小就经营这家从她父亲手里传下来的茶馆,前段时间,原来的店小二无缘无故卷铺盖走了,她也只能打了个招收小工的广告,却没想到有人会真的来应聘。

那是个雪夜,春城很少有下雪的天气,这一天却不知为何,雪花纷飞,整个城镇一片银装素裹。陈果难得早早便要收摊,这样的鬼天气大约也不会有客人来茶馆吃茶吧,这样想着,陈果的收拾动作变得愈发麻利起来。

就在此时,一条人影缓缓靠近,陈果定睛一看,是个男人。

那个人半蹲着,手指指陈果之前放的广告牌,转过头来,道:“这个,老板娘你还招人吗?”

陈果犹豫了一瞬间,她打量了一下来人,一身衣服破败不堪,一把奇形怪状的伞抗在肩头,却不撑开。真是怪人,陈果想。

但是她不知为何并没有拒绝对方,而是道:“招人,但是要会一些店小二的基本功夫,而且一月三钱银子,但是包吃包住。”

“好啊,老板娘,我不挑剔。”来人站起来,是一种散漫的站姿,却自有一种风骨。“保证完成工作。”

回忆到此戛然而止,陈果和叶修也相处了好几个月,自然也就了解对方是怎样的人,熟悉之后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他们已经认识许久。

这次叶修外出归来,不知怎的,竟弄了一身伤,她延请大夫来为叶修治疗,叶修昏迷数日,今日方才正式转醒,之前几日,她急着叶修伤势,便要给他输送真气,只每每叶修堪堪转醒便要抗拒她的真气,这才耽搁到了今日。

好在今日恢复意识之后,叶修也不再抗拒她的真气,为他送了几乎所有真气之后,才感觉对方应该已然脱离生命危险,这着实让陈果接连几天提着的心,可以稍稍放松。

回过神来,陈果见叶修已经在她回忆过去的同时悄然睡去,便也识趣的轻手轻脚的关门离开了。然而,她自然不会知道,这个叶修早就已经和之前她所认识的叶修不同了。

评论

热度(12)